免费发布信息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生活 » 正文

危险化学品“笑气”后果严重 怎样实现善用善治?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品创格万词霸屏推广公司     发布日期:2020-11-21  来源:法治日报  浏览次数:48
核心提示:◆ 严厉打击滥用规范合法使用  ◆ 根据物质危险类型交叉管制  ◆ 严格落实登记备案管理制度  ◆ 加强宣传教育引起社会关注  □ 本报见习记者 赵婕 本报记者 董凡超  去年夏天,即将大学毕业的欧阳俊(化名)突然在大街上晕倒。经医生检查发现其颅内出血,瞳孔已经放大。紧急做完手术后,他向父母坦白了吸食“笑气”的事实。  “我刚见到他时,他反应迟钝,理解能力低,视力差到只能看到直视十几米以内的物品,左右斜视看不到东西。”浙江省宁波市海曙区南门街道禁毒社工丁辰告诉《法治日报》记者。  “笑气”即一氧化二氮,已

  辽宁60岁老人杨宁辗转8个省份

  他为400多位烈士找到亲人(传承·红色基因 时代风华)

  本报记者 辛 阳 胡婧怡

  清晨,辽宁锦州市解放锦州烈士陵园里迎来一群特别的访客。他们大多来自贵州农村,此行第一次来到锦州,是为祭拜去世多年的亲人。

  “大外公刘定芳是在抗美援朝战争中牺牲的,我们一直在网上搜不到他的名字,直到今年他出现在一份名单里。”烈士亲属钟明梅手捧一束鲜花早早来到陵园。而这份名单,出自辽宁鞍山市台安县的一位志愿者——杨宁。

  在前来祭拜的人群里,60岁的杨宁头发花白,身材精瘦,默默用手机记录着烈士亲属前来祭拜的一幕幕画面。13年来,杨宁见证了无数这样的时刻,他的足迹遍布8个省份大大小小烈士陵园200余处、村屯184个,为400余位在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中牺牲的烈士找到了亲属。

  2019年,杨宁被辽宁省委宣传部、省文明办评为“辽宁好人·身边好人”,被辽宁省慈善总会评为“辽宁公益红人”。

  一封来信

  调动各方力量查阅走访,反复推敲,最终确认109位烈士名字

  今年3月,贵州省退役军人事务厅收到一封寻亲信和一本小册子,册子上记录有抗美援朝烈士名字、籍贯等信息。

  这些信息,杨宁收集整理了5年。

  5年前,杨宁在走访解放锦州烈士陵园时,听说陵园还安葬着五六百名抗美援朝志愿军烈士。这些烈士都是一人一墓,当年立下的墓碑经过几十年的风雨侵蚀,有些已经字迹模糊。杨宁一块一块地查看后,发现贵州籍的烈士十分集中。

  “我把墓碑上的名字和籍贯一一记录下来,再找来陵园的原始记录核对。”杨宁说,“当年打仗时,锦州地区有野战医院,大量受伤的战士从前线运到这里,有些因伤势过重去世了,很多原始记录可能都是战士在弥留之际口述的,有的还混杂着方言,导致记录下的文字可能是同音字,甚至是不准确的,需要反复推敲。”

  如果是辽宁地区的烈士,杨宁会马上行动,到烈士家乡拜访当地民政部门或退役军人事务部门,继续核对原籍地登记的烈士信息,再据此寻找烈士家属。可贵州对于当时的杨宁来说,太远了。“面对行政区域划分的变更、不尽准确的信息、陌生的环境,我只能暂时把信息整理好,等待时机。”杨宁说。

  在接到杨宁的来信后,贵州调动了全省有关部门及媒体力量,查阅文献、调查走访,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最终确认了109位烈士的名字,找到了20位烈士的家属。“这是我们第一次集中找到这么多烈士的家属,要感谢杨宁这样的志愿者。”贵州省退役军人事务厅副厅长卢刚说。

  一种坚持

  为烈士寻亲,仅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他就去了不下200次

  杨宁退休前在台安县博物馆工作。2007年,一次文物普查过程中,他偶然走访了多个烈士陵园,听说许多烈士的陵墓几十年来鲜有人来祭扫。

  “我心里很不是滋味。烈士为国家抛洒热血,长眠他乡却无亲人知晓。”杨宁说,从此,他萌生了帮烈士“寻亲”的想法。

  靠着一辆自行车,杨宁遍访省内烈士陵园。“200公里以内,我都骑车前往。”杨宁说,有的烈士陵园不通车,只能靠骑行,沿途还可以走访附近的烈士陵园。路途超过200公里的,他才坐长途客车。

  寻访往往一去数日,交通费、住宿费都要自理。13年来,杨宁去过200余座烈士陵园,最远曾到过广西,为400余位烈士找到亲属。仅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他就去了不下200次。

  当问及这些年的花销时,杨宁摆摆手说,为烈士寻亲,不提钱。

  杨宁把在博物馆工作的经验运用到为烈士“寻亲”中,从各地县志以及相关资料中找寻线索。起初,主要关注并查找辽宁籍,特别是鞍山及周边地区烈士。他将烈士信息一一编号,然后逐一核对。

  “一边是烈士的孤独,一边是烈属苦苦的思念,如果能够准确地将烈士的安葬地告知亲属,也是对他们莫大的安慰。”十几年来,凭借着这份责任和韧劲,杨宁一路前行。

  一份情谊

  每一次找到烈士家属,杨宁都要陪同他们前往烈士陵园祭拜

  一个老旧的黑色公文包,杨宁随身不离,里面装满了照片和纸质文档。

  照片有1000多张,都是杨宁拍摄的烈士墓和烈属。每一张照片,杨宁都能讲出一串故事,准确地叫出照片上烈属的名字。几摞纸质文档,按陵园分类,打印着烈士的详细信息。

  杨宁说:“每一位烈士和烈属,都像是我的亲人。”每一次找到烈士家属,杨宁都要陪同他们前往烈士陵园祭拜。

  2014年,杨宁在长春市革命烈士陵园寻找烈士信息时,偶然看到“李继堂”3个字,他顿住了。了解到李继堂的籍贯是辽宁后,杨宁立刻跨越大半个长春,到市民政局档案中查询。几万人的名单,3个多小时,杨宁终于在重伤员档案发黄的卡片上印证了他的记忆:李继堂,辽宁台安县黄沙坨镇新发村人。

  他连夜坐火车往家赶,第二天一大早,在县民政局的档案材料里再次确认后,他骑上自行车赶往新发村,终于在附近的侯家屯找到李继堂的小侄女。

  在烈士胡明许的墓前,侄子胡炳发拿出提前准备好的《告叔信》,向他报告家中的情况:“儿辈兄弟姐妹14人,孙辈15人,重孙辈胡姓5人(义务兵一人),全家都身体健康,一切均顺,放心吧!”每每看到这样的场景,杨宁也会跟着感动不已。

  在各地寻访时,常有人问起,“大老远跑来,你是烈士什么人啊?”杨宁回答说是亲人。“起初是为了方便,久而久之,就真把自己当成了他们的亲人。”他说。

 
 
 

 
按分类浏览
辽宁 (1393) 沈阳 (474) 大连 (1891) 县市 (281)
国内 (2497) 国际 (921) 财经 (430) 房产 (943)
科技 (441) 军事 (112) 娱乐 (555) 体育 (203)
汽车 (354) 生活 (401) 农业 (176) 健康 (235)
时尚 (58) 家居 (86) 旅游 (183) 女人 (55)
美食 (74) 消费 (135) 社会 (273) 文化 (174)
教育 (205) 公益 (99)
 
推荐新闻资讯
点击排行